第68章 尾衔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442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众人顿时放缓了呼吸,将头没入高高的杂草中。

这条山道两旁的地势呈上扬趋势,身处道中的人如果不刻意搜寻,很难发现隐藏在高处的潜伏者。

透过草丛,夏凡依稀能看到两名男子的身影——他们提着油灯,一前一后走进过来。背后既无弓矢,也没有牵着猎狗,倒是腰间别着长剑和斧头。从这架势便可知道,来者绝不是上山打猎或采药的。

从身手看,两人或许会一点功夫,但水平估计也就普通人高一点。警惕性倒有,一路上东张西望个不停,可夜幕不只是猎物的掩护,同样掩护着狩猎人,单靠两双眼睛想要看穿大山中的茫茫黑暗未免过于困难了。

就这样,他们很快经过夏凡等人隐藏的位置,向高山深处走去。

“我们不跟上去吗?”等油灯的光芒越行越远,直至消失不见,王任之忍不住问道。

“不,我们不进行跟踪,只尾随领路人就好。”夏凡果断摇头道,“专业的活要由专业的人来干,现在对方好不容易露出了尾巴,万一惊动了他们,只怕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我们必须保证一次成功。”

“专业的活由专业的人来干?”王任之咂嘴品味了下,“这话不错,看不出你对尾行这种事情还颇有经验啊。”

“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罢了。”上官彩补充一句道。

“那个……我觉得夏兄还是挺正直的。”唯有魏无双始终站在夏凡这边。

好兄弟,不愧是陪我一同闯过士考的人。

夏凡在心里估摸了下时间,大概一刻钟之后站起身来,“差不多了,我教你们的手势还记得吧?”

大家齐齐点头。

“行,我们走吧。”

他拿出备好的油灯,点亮,走在最前。

其他人紧随其后。

虽说不亮灯会更隐蔽一些,但进行速度也会被拖累许多,何况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走山路本就危险重重——凹凸不平的地面很容易崴脚,盘踞在阴暗处的蛇虫也是一大威胁。

这也是他决定让黎承担追踪任务的原因。

有了中间人,他们便大可以把距离拉得更长,哪怕一路灯光在手,噪声不断,也不至于引起目标的注意。

而天黑后的树林,对于狐妖来说恰恰是回到了主场中。

别说一般人,就算是身经百战的方士,也不一定能察觉到自己被一只狐狸盯上了。

不一会儿,夏凡便找到了一处黎留下的印记:她在低矮的树枝间系上白布条,以指示目标的行进方向。

“往这边。”

没过多久,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偏离了常见的上山路,深陷密林之间。如果没有印记指引,迷路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此时脚下早已没有可见的地面,全是厚实的落叶与灌木丛,为了便于行动,一行人不得不将袍角扎短,并用木剑拨开挡在面前的枝桠。

夏凡忽然觉得,是不是应该再给自己配一把额外的金铁剑更好。

“这两个家伙,果然有问题。”王任之骂骂咧咧道,“选的都是些什么鬼路!这地方恐怕根本没人来过。”

“未必。”上官彩摘下一根被折断的矮枝,放到眼前仔细打量了一圈,“从断口来看,这儿在一周前就有人来过,而且人还不少……”

“人不少怎么说?”

“你不是自诩为士考前十吗?”

“那……考的是方术,这跟术法又没关系。”

“行了。”上官彩将矮枝扔下,“告诉你也无妨,这是军中斥候常用的一种判断方法。如果有小队人马在林中前进,人数越多,枝桠被折断的次数也就越频繁。因为人不可能始终保持一条笔直的列队前进,你左我右难免会碰到更多东西。”

“原来还有这么个道理。”王任之啧啧称奇,“那……你杀过人吗。

上官彩撇了他一眼,“当然。”

王任之不由得一愣,“真杀过?”

“战场上你死我活不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不会以为这大启的边境安稳如山吧?”

他不由得慢走两步,和对方拉开了些距离。

上官彩不由得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没杀过人?”

“当然没有!”王任之大声反驳道,随后又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自然凭你是王家二公子。”她讥笑道,“有什么好隐瞒的,像王家这样的地方豪强,哪有不是双手沾满鲜血。当然,我没兴趣责怪你,这世道便是如此。”

“我承认自己欺压过别人,也招惹过不少姑娘,但你说杀人这种事情——”

“嘘!”夏凡忽然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同时掐灭手中的油灯。

三人顿时闭嘴蹲伏下来。

“什么情况?”

“他们停下了。”

一棵树上的印记变成了两条白线交叉。

这意味着目标停止前进,并在原地躲藏起来。

“哦,反侦察吗?”上官彩挑挑眉,“这两人也算有点经验——但也仅此而已。”

如果这时因为丢失追踪目标而加急前进,便会被对方瞧个正着。

“你觉得他们做得不够到位?”

“当然,如果是我的话,就会安排一人前进,一人留守。人多的话,还可以进行反向搜寻。像我们这样不专业的队伍,被发现是必然的事。”

夏凡目瞪口呆,刚才是谁说自己不是正人君子来着。

明明论起尾行来她比自己专业多了。

又是一刻钟后,闪光再次出现。

“行了,我们继续。他们又开始移动了。”

就这样走走停停约一个时辰,一座半隐于山壁间的陈旧石门出现在四人面前。

石门内漆黑一片,仿佛巨兽之口,站在门口能感受到从内部吹来的阵阵阴风。从布满裂纹和青苔的石壁来看,这建筑只怕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

“高山县周围……还有这种东西吗?”魏无双咽了口唾沫。

而夏凡神情凝重,胡怀仁口中的“石窟”应该就是此处了。他想找寻的答案——邪祟祸害频率为何呈现出周期性变化,十有八九亦在其中。

「结果无非只有两种,要么是你得不到答案,要么是你难以接受的答案。无论哪一种,都比不知道要糟」

黎的话回想于耳边。

但事实上,他想说黎错了。

对于他而言,不知道才是最糟糕的结果。

那意味着,他将被这个世界永远蒙哄其中。

“接下来就让我们瞧瞧,知县大人想要隐藏的到底是什么。”夏凡举起油灯,第一个走入了石门之中。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