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另一支军队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680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天下棋局并不能预知未来。

它所有推演都是建立在已有的情报上,而施术者所求的答案不同,它推演的准确率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例如当把左路军合兵一处,做出要集中攻击白河城的架势时,夏凡会现身于战场的概率高达九成九,且不会和双龙协同出现——从以往的战例可以看出,金霞军更看重龙妖的侦查与支援能力,而非把它们和九霄天雷使绑在一块作为主要战力使用。

棋局中还透露出更多细节。

公主和夏凡分开行动的几率在八成以上。

公主统帅主力部队,而夏凡领衔方士小队的概率为七成五。

金霞军的追击以劝降为主,并不会制造过多杀戮。

对手的寻常士兵也能对方士造成足够威胁……等等。

这一切如今都在逐步印证。

虽然在棋局推演中,此解法是最接近胜利的一条——只要能当场击杀金霞匪首宁婉君和头号帮凶夏凡,枢密府就能极大的扭转劣势,进而在申州接下来的战略规划中占据主动,但那并不是百展所看重的东西。

枢密府军队是胜利还是惨败,他都不在乎。

他要的是在两军抗衡之间,找到一个斩杀夏凡的机会。

不过金州军起不到这个作用,大部队已彻底丧失了战意,现在他们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能否活下来全看对手的心情。

他需要另一支军队来帮助自己。

瓶盖打开的瞬间,幽紫色的灵魂沸腾起来,哪怕是百展本人,都感到了一股直刺心底的寒意!

两个瓶子里装着的并非是同样的东西——按斐念的说法,它们本质上是一种一次性法器,根据灵魂的不同,其表现出来的效果也截然迥异。譬如盛放着夺心魔的法器,可以将一个人瞬间变成傀儡;而装着渊鬼的法器,能让使用者跨越距离的隔阂,千里之外也是瞬息而至。

至于这最后一个瓶子,则可以为他提供一支永不会感到恐惧与疲倦的军队。

“来吧,让我看看你原本的面貌!”

百展将瓶子生生捏碎。

一道漆黑的裂隙陡然出现在战场之中。

刹那间,天色也跟着暗淡下来,连半空中的太阳都变得若隐若现,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布。

百展忽然感到自己被抽走了什么东西。

周边的气息不断朝裂隙涌去,就好像盛满的水池中出现了一个破洞一般。

那种令生者极为不适的憎恶感让云上居士也不由自主的往后连退了数步——消亡在他剑下的邪祟没有数千也有好几百,但从未有一种妖邪能给他这样的感觉。

这也变相印证了斐念的能力。

接着他看到裂隙内睁开了一双眼睛。

……

“公主殿下,您快看天上!”秋月大声疾呼道。

施术者一死,泥潭便不再扩大,后续的同袍很轻松就将她的座驾拉出了陷坑。

就在玄武军准备继续前进,协助主力扩大战果时,局面突然发生了变化——事实上不用秋月提醒,宁婉君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天色的反常。

刚还是晴朗的郊野,此刻已泛起了薄雾,在暗淡的光线下,每个人的影子都拖得老长。受到该异象最大的影响,便是视野范围缩小了许多,原本一览无遗的战场,如今只能看到周围数百步的情况。

好在讯音仪通讯并未受到阻碍。

她很快联系上了后方的参谋部。

“您问天象?”那边愣了愣,“呃……卑职这里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太阳有任何变化。”

只发生于小块区域内的异象。

宁婉君心中微微一沉,这诡异的景象让她联想起了大荒煞夜。

“玄武军听令,换蓝旗,收拢队伍,不要再让大部队散开了!”

“明白!”

机关兽插上红旗意味着带头冲锋,附近的队伍见到了,皆应该跟在机关兽后面协助破敌。而蓝旗的含义代表聚合,士兵需以机关兽为中心靠拢过来,等待下一步作战指令。这也是训练步卒与机关兽协同作战最基本的两则条例——在讯音仪无法普及到金霞军各个小队的情况下,能搭载各种设备的机关兽既是作战单位,也是联络节点。

只不过她多次呼喊,讯号里也只有参谋部的回应,夏凡那边始终未有声音传来。

宁婉君心中生出了强烈的不安。

“殿下,我们向东边靠过去看看吧……说不定能遇上包抄部队。”秋月主动提议道。

这或许是唯一确认对方情况的法子了。

公主正待点头之际,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声!气步枪单发声音虽然不大,但数十支枪连续开火时仍能听到明显的噼啪声——然而问题是,敌军已经处于溃逃状态,金霞军又以俘获为主,究竟遇到什么情况才让他们集中开枪?

而且枪声似乎不断在向玄武军的方位靠近过来。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准备迎敌!”宁婉君抛开杂念,重新举起猩红的长枪。

薄雾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身影。

他们看起来和普通人差不多大小,行动速度并不算快,姿势也和魅大不相同……

“公主殿下,这是——”秋月倒吸了口凉气。

宁婉君猛地咬紧牙关!

从薄雾中走出的“敌人”,正是金霞军。

只见他们端着气步枪,以怪异的姿势瞄向自己方阵的同袍。

不,住手——!

她在心中大喊。可下一刻,这些金霞士兵便朝着曾并肩作战的队友扣下了扳机。

还有好几人是朝着宁婉君开枪。

聚集在机关兽旁的众人顿时陷入了混乱——他们哪怕面对五万人的申金联军都没有显露过丝毫惧意,可在调转枪口的自己人面前,他们头一次感受到了迷惑与恐慌。近百人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便饮弹倒地,而剩下的却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还击。

“玄武军,站到前面来!”宁婉君的一声大喝给出了答案,“其余人,分散开向西南方向撤离!”

大家如梦初醒,连忙上前掩护住自家尚未被控制的士兵。

毫无疑问,这一切异象都跟邪祟有关!

同时公主注意到,这些“倒戈”的部队中,没有一台机关兽存在。

换而言之,敌人的这招只对非感气者有巨大影响,而觉醒了感气能力的机关兽驾驶员,则有显著的豁免能力。

玄武军很快排成一行,竖起钢盾,将第二轮攒射而来的子弹悉数挡下。

“快走,不要留在这里!”

“散开行动,我们在白河城营地汇合!”

秋月等人也帮着大喊道。

不过当侍女回望向公主座驾时,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不知何时后方的士兵中也出现了受控者,其中一人摇摇晃晃靠近到了朱雀的侧后方。

机关兽的驾驶舱盖并非密不透风的盒子,它虽覆盖了整个正面以及大半个背部,可在置物架与舱盖护板之间,仍留有不小的缝隙,既是为了方便喊话,也是一个紧急逃脱出口。

或许墨云也没想过有一天袭击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来自公主背后。

此人盯着的正是这唯一的防护空隙,就在宁婉君专心应对前方的威胁之际,他朝着公主举起了长枪。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