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更舒服的事情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470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申州,金霞城。

时间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十二月,即使是一向炎热的海边盐城,空气中也带上了一丝寒意。

对于城中居民来说,这短短几个月里所见到的变化,可谓比之前半辈子还多。事务局完全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不止在入冬前就修好了所有在海寇入侵中被烧毁的房屋,还兴建出了一大批新式住宅。

这些整齐的排屋漂亮大气,一栋接一栋沿街展开,令原本有些空旷的内城变得密实紧凑了许多。

特别是从城北的内河码头到城东事务局这一段,会先后经过大厂房、机造局和住宅区,任何一个外来者在目睹这一路街景后,都能感受到这座城市所散发出来的澎湃活力。

连带而起的,是街上的商铺与行人明显增多了。

即便已正式入冬,商贸似乎依旧没有减弱的迹象。往昔这个时候,市场上往往只能买到两种东西,一是价格高昂的木炭,二是价格同样不菲的肉类。前者需要跟煮盐场相争夺,后者则是过年必备的东西。

不过今年这一情况发生了转变。

首先是木炭价格十分低廉,一贯铜板就能买到一箩筐;其次肉类市场上也出现了大量新鲜的海货,虽然比起猪羊牛肉差了点年味儿,不过也变相抑制了那些红肉的价格。

除开这两类货物外,其他商品依旧丰富——从布料到成衣鞋袜,从纸张笔墨到各种日用器具,大家都不想提前关门。仿佛一夜之间居民兜里的钱包就鼓胀起来了一样,集市区永远有人在光顾。面对这一变化,商人也推迟了收摊过年的计划,希望能多赚上一点。

不过令当地人感受最深的一点不同,还是盐城的盐价。

王家倒台后,街坊里曾流传过一种说法,那就是产盐跟不上,盐价恐怕要疯涨。加上煮盐场的关闭,更是促长了这一流言。

直到事务局自己公开售盐。

盐价只有平日的四分之一,任谁都可以买上一袋,这样的好消息瞬间便传遍了全城。此刻人们才真的相信,东海岸上有新的盐场并非虚言,并且事务局发布盐场招工的榜单后,报名者很快堆满了限额。

盐城人吃不起盐的事迹从此成为了历史。

这种种变化使得事务局声望空前高涨,所有人都明白,带来这些好处的并非官府衙门,而是住在凤阳山庄的那位公主殿下,以及她的代行人夏府丞。

如今新迁入的居民,首先从邻居街坊口里听到的,便是这两人的轶事。

当然,受变化影响的不光是金霞城的普通人,夏凡本人亦包括其中。

在公主的强烈建议下,他搬出原本所在的方士宿舍,转头迁入了城南的新宅院中。

宁婉君的原话是:“我倒不介意你在山庄里常住,但作为枢密府与事务局的两府主管者,不应该连一座自己的府邸都没有,说出去只会丢我的颜面。城南区本身就是官员豪商聚集的地方,现在空了这么多地方,你自己随便挑一处宅子好了。自己兴建也成。”

于是夏凡头一回有了一个固定的家。

他没有选择那些官吏的住处,而是选择了重新建造——那些豪宅各个占地数十亩,园中有山水小桥,屋子七八栋,看似气派非常,但没几十个仆人根本打理不过来。因此他直接夷平了一座大院,将其中一部分作为了自家宅邸的基地,并在此上面建出一座两百来平的“大平层”来,加上前院后院的面积,总体差不多接近五百平。

按照这个时代的观点,一亩地不到的府邸尽管称不上气派,但对夏凡而言已是一座极为宽敞的家宅了。

办完乔迁宴后,他和黎搬进了新家。

山晖则被安排住在了街对面的一栋房子里,也算是能相互照应。

“我还以为你也会让我住到对面或隔壁去。”黎左右打量这栋新居,轻快的语气无疑表露着她此刻心情不错。

“如果你希望有一个独处空间的话。”夏凡走到一处铜管前,双手按在表面,施展出震术,“不过无论何时,这间房子的大门都对你敞开。”

“没必要那么麻烦,像现在这样安排就好。”黎也跟了过来,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一种加热装置,俗称地暖,可以让屋内不烧炭也能维持在舒适温度。”夏凡笑道。虽说金霞城属于南方城市,平均气温并不算低,但由于靠近大海,湿气颇重,正是寻常衣服被褥难以抵挡的魔法攻击,因此在建造之初,他就考虑到了独立供暖的需求。

几根铜管,以及填满房屋底层的细沙,以及全屋铺设的木地板,就组成了一套简易可靠的取暖设备。这套地暖不需要水泵来维持暖水运转,加热方式为电加热,除开每天要人工升温一次以外,也没有其他缺点了。

“原来如此,”黎立刻就明白了它的原理,“跟你烧制盐水的那间石室一样,对吧?”

“聪明。”夏凡夸赞道。他花费精力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不想让冬天的狐妖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起来,这样回到家中,依然能欣赏到对方的全貌。

何况一到宅子就能脱下鞋子光脚乱跑,本身也是一件惬意无比的事情。

“这长椅又是什么?”黎转头望向摆在客厅里的鹿皮沙发,跑过去摸了摸,“感觉好软啊!”

“里面塞了棉花,所以才蓬松。顺便一提,床也是如此。”

“你还挺会享受的嘛。”狐妖躺上去撑了个懒腰,“好舒服……这也是倾听者才能知晓的消息?”

“大概吧。”夏凡已懒得去辩解自己不是倾听者这回事,“对了,”他清了清喉咙,“还有件更舒服的事情,不过需要有人协助才能完成。”

“哦?什么?”

他从兜里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来,露出里面的几根细针与绒球。

“把这个放到耳朵里清理耳垢,听说比挠痒痒还畅快十倍。”

“你确定?我从未试过……万一捅伤了你的耳朵该怎么办?”

“要不,我先做个示范好了。”

黎忽然歪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说,你就是找借口想碰触我的耳朵吧?”

夏凡神情一僵,自己的意图居然被看穿了吗?

确实,自从黎同意让他抚摸尾巴以来已有数月,他也常常在思考如何能更进一步——但毕竟耳朵长在头顶,直接开口总觉得不太适宜,万一被拒绝那无疑是个打击,因此才想出了曲线研究的方法,用掏耳朵来达成突破。

不料还未实施,他的想法便已被对方洞悉无误。

“其实你没必要找那么多借口,我知道你对妖充满好奇,这又不是什么坏事……”黎躺下道,“所以可以哦,按你的想法来做吧。”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