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恶之人
书名:天道之下 作者:二目 本章字数:2422字 更新时间:2021/07/30 22:14:27

洛轻轻只是侧身一避,就让宁楚南扑了个空。

甚至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姿势,一头撞在了门上。

“洛轻轻!”宁楚南恼羞成怒道,“跪下!”

洛轻轻根本不想再搭理他,转身朝窗口走去。

然而房间的窗子却被锁住了。

她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股冷意。

宁楚南并不是在借酒发疯,醉意只是伪装而已。

话说回来,屋子内又吵又闹的,外面始终没有侍卫过来询问一句——显然他这半个月来不止调查过青山镇的事,还为这一刻准备已久。

一切都是谋划好的。

“啊——殿下饶命——”侍女的尖叫声响起。

只见四皇子走到侍女身边,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一把拖倒在地,接着从袖子里摸出一柄短匕抵在了她的脸上。

“你这是何意?”洛轻轻的声音降到了冰点,她第一次没有使用敬语。

“你最好按我说的话做,否则我会很难过的。”宁楚南喘着粗气道,“而我难过的时候,总会想破坏点什么——比如她的这张脸?”

侍女吓得眼泪都淌了出来。

“另外,你别想轻易离开这里。我已经通知过底下的侍卫,让他们守好宫墙,不放走任何一个人!”宁楚南将短匕向前伸了伸,匕尖已经刺破了侍女的皮肤,“另外我建议你现在就配合我,否则等我惩罚完她,再把侍卫叫过来时,场面恐怕不会太好看——你也不希望被人按在地上吧?”

“大人……救救我,求您了!”侍女尽力向后缩着身子。

“你想让我做什么?”

“把衣服都脱了。”宁楚南盯着她道,目光一路从颈脖游移到胸口,“一件一件,就在我的面前。”

洛轻轻一动不动。

四皇子将手往前一送,短匕瞬间穿透侍女的面颊,刺入了她的嘴里。

后者因剧痛发出惨呼,却又因为口中的匕首而不敢做过多动作,声音一时成了古怪的抽气声。

鲜血顿时从她嘴角溢了出来。

“你不会以为我只是吓人吧?我难过时耐心一向不怎么好。”宁楚南狰狞道,“所以你还想等下去吗?”

洛轻轻捏紧了拳头。

她凝视对方片刻,伸手向颈后摸去。

“对,就这样,先把罩袍给我解开。”宁楚南兴奋的舔了舔嘴唇。

然而洛轻轻并没有去碰身后的系带。

她张开五指,无声的握住了木剑的剑柄。

自己错了吗?

洛轻轻自问道。

不,她并没有犯下任何过错,无论是在青山镇时也好,担任术法内卫也罢。

那么侍女错了吗?

当然没有,她不过是个可怜的无辜之人而已。

既然都没有错,为何自己要委曲求全,任人施为?天下间断然没有这样的道理。

相反,秩序不应姑息恶人。

“忍着点,可能会有点痛。”洛轻轻看向侍女。

“你在嘀咕些什么?”宁楚南不耐烦道。

也就在这一瞬间,洛轻轻拔出了木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四皇子的手腕劈去。这一击别说是身体本就羸弱的宁楚南了,就算是一名训练有素的侍卫,也不一定能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做出反应。

只听到咔嚓一声轻响,四皇子的手腕折成了一个反向的直角。

这次轮到他惨叫起来。

匕首划破侍女的嘴角,跌落在地上。摆脱威胁的侍女一屁股坐倒下来,连滚带爬的朝里屋跑去。

“你竟然对我动手!”宁楚南在这种状态下仍想去摸短匕,却被洛轻轻抢先一步拿起,接着反手刺下,将他另一只完好的手掌径直钉在了地板上。

“啊啊啊啊……我的手!”

这样一来,他短时间就不可能再危害到别人了。洛轻轻扔下木剑,用离术烧穿门锁,重新打开房门。

“洛轻轻你完了,我要告诉母亲,你谋杀皇子!”宁楚南龇牙咧嘴道,“快给我回来,不许走!”

洛轻轻深吸口气,朝院子大声喊道,“四皇子殿下受伤了,快去通知太医院!”

她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出去很远。

不一会儿,终于有侍卫将信将疑的朝这边靠拢过来。

当他们发现四皇子当真是满手鲜血的趴在地上时,院子里瞬间沸腾起来。

“洛姑娘……殿下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你不是在看着他吗?”

洛轻轻平静的说道,“是我干的。”

“你、你说什么?”

“你为何要谋害皇子殿下!”

洛轻轻冷冷的看着这些人,甚至懒得解释,“送我去大理寺吧,我会在那里阐明一切。”

……

地下监牢中,洛轻轻褪去一身华服,换上了粗糙劣质的麻衣。除开被搜走所有私人物品外,脚踝处也被扣上了一条铁索。

从前途无量的宫廷术法内卫到此刻的阶下囚,不过短短半天。

由于她身份特殊,所行之事也十分稀罕,因此关押之地并不是普通大牢,狱卒更没来找过她麻烦,黑漆漆的囚禁室里只有她一人。久违的安静包围着洛轻轻,自从被押送至这里后,她仿佛被世界遗忘了一般。

从外面送餐的次数来看,大概已经过去了三四天。

但意外的,困于此处的她竟觉得比在皇宫时还要轻松几分。

忽然,黝黑的走道尽头传来了吱呀开门声。

“大人,她就在里面。”

脚步嗒嗒响起,越来越快,直至跑动起来。

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被微弱烛光映照出来。

“洛……棠?”

洛棠看到洛轻轻还算完好的模样时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大口气,但很快又变成了急躁恼火的神情,“洛轻轻,你怎么会做出如此鲁莽之事!皇宫和洛家到处都在封禁消息,生怕有一丝风声走漏到民间,如果我不是在录部工作,都不知道你居然对四皇子动了刀子!”

她在关心自己,洛轻轻意识到。

“抱歉,让你担心了。”

“我才不是最担心的呢。”洛棠揉了揉额头,“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洛长天跟疯了一样,在洛家里到处奔走,恳求师父和师祖介入此事,万不可把你交给洛玉翡一个人处置。”

“大理寺不会同意的,毕竟这案件涉及皇室,洛娘娘也不好公然插手。”

“话虽如此,但她毕竟是皇妃,而宁楚南又是她最心疼的宝贝。”洛棠摇摇头,似乎想将这些担忧抛至脑后,“洛轻轻,我知道你绝不是一个莽撞的人,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